香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国际实力集团巨资投入南极磷虾产业【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4:52:47 阅读: 来源:香炉厂家

据预测,2010年南极磷虾产量将比以往年份增加一倍。然而,对全球磷虾产业的主要参与者而言,如何将这些渔获物转化为企业利润,使其真正成为一个有利可图的产业,目前依然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盈利模式是成功关键

磷虾具有不同寻常的营养价值,对于水产饲料行业和营养保健品行业,这种体态娇小的甲壳类动物中蕴藏着巨大的利润并且可能会给这些行业带来全新的变化。因此,国际实力集团巨资投入南极磷虾产业,大量投机资金也驻留其中,用真金白银豪赌磷虾。在2010年,参与磷虾捕捞和加工企业或许能够为这一产业找出盈利的模式。

南极磷虾的资源量估计为5亿吨,但是为了保护磷虾资源和以磷虾为食物的其他物种,捕捞量被限制在其中的极小部分,然而从1960年开始磷虾探捕以来,迄今为止尚未有任何一家不享受政府补贴的商业性捕捞公司前去申请这些宝贵的配额。

在最近的几十年间,磷虾的年产量一直徘徊在10万吨~12万吨之间,与二十世纪80年代的捕捞高峰期每年50万吨的产量不可同日而语,当时,前苏联派出了由国家财政支持、规模庞大的船队从事南极磷虾捕捞。

人们从开始大规模捕捞磷虾至今已有半个世纪,尽管在利用磷虾制作虾粉、虾油、提取酶和蛋白质的技术上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是仍然有大量问题尚待研究和解决。

大量文献资料记录了从事磷虾产业的困难与艰辛。巨额的成本,物流和后勤保障困难,加工工艺复杂以及恶劣的自然环境使得南极磷虾的捕捞和利用成为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产业。另外,涉及磷虾产业的企业,如果不能像先前那样得到政府补贴就无法募集到生产和经营所需要的巨额资金。

南极海洋生物资源保护委员会是由25个成员国组成的国际组织,负责南极地区渔业资源的管理。该组织的执行秘书丹齐尔·米勒说:“假如你在15年前问我南极磷虾产业的前景,我可能会说,2010年南极磷虾产量将会达到100万吨,但实际进展情况比当时的预想要缓慢的多。”

“国际金融市场不稳定,原油价格的大幅波动以及诸多技术问题制约了南极磷虾产业的发展,渔船和捕捞技术可以并且正在得到不断改进,然而,就目前而言,南极磷虾产业仍然需要巨额资金来推动,尽管该产业具有市场潜力,但因资金需求巨大,要取得突破性进展,路途仍十分遥远。”

2007年~2008年度的捕捞季节,只有6个国家8艘渔船参与了南极磷虾捕捞,总产量为12.5万吨,而2009年的捕捞情况也不够理想,总产量仅为10万吨。

挪威、日本、韩国、波兰、俄罗斯和中国的大型拖网渔船都参与了2010年度的南极磷虾捕捞,乌克兰等国也在积极准备参与这一产业。

南极磷虾产业进展缓慢并非因为参与者完全无利可图。2009年度,南极磷虾产品,包括磷虾粉、冷冻条虾、虾丸、虾油和其它营养保健品的总产值估计约为3500万美元。当然,这些产值与参与者近几年的巨额投入相比是不相匹配的。

南极磷虾,这个世界上单一物种中生物量最大的无脊椎动物,目前的总可捕量被限定为600多万吨,由此也可以清楚地看出,即使上述的可捕量全部完成,南极磷虾资源依然是一座尚未开采的“金矿”。

根据南极和南大洋联盟的统计,2008和2009年度,在CCAMLR管辖的主要水域,收到各国上报的计划捕捞量为36.3万吨,与2009年的87.9万吨相比明显下降。

CCAMLR执行秘书丹齐尔·米勒说:“从过去几年间收到的各国上报计划捕捞量中可以看出,参与者对磷虾产业的前景过于乐观,期望值过高。2008年共收到20多条渔船上报的捕捞计划书,参与国都希望创造新的记录,但是其中不少因为资金耗尽而不得不中途退出。

“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情况是,许多可靠的迹象显示了磷虾产业的利润所在,并且参与者的资金状况比以前略显稳定。预计在2010年的捕捞季节,中途退出者会有所减少。”

2010年,由于新进者携巨额资金参与角逐,磷虾产业也许将会出现多年来最具戏剧性的变化,专家预测2010年磷虾的产量将会在2009年10万吨的基础上翻一番。

2010年1月,挪威磷虾海产品公司派出1艘133米长的渔轮“ThorshΦvdi号”参与南极磷虾捕捞。该船由货轮改装而成,投入使用后将开始尝试使用安装在船上的加工设备直接对渔获物进行加工,从磷虾中提取高端蛋白和鱼油。

Tharos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专门从事渔业生物工程技术咨询和中介业务的公司。迪米特里·斯卡拉波兹是Tharos公司的总经理,根据他的预测,由于2010年参与南极磷虾捕捞的渔船数量有所增加,今年的磷虾产量将比去年长70%~100%。“人们对于磷虾的资源状况和活动规律目前尚未准确掌握。预测下一年度谁会成为这个行业中的赢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肯定会有一、二艘磷虾捕捞船会有不俗的表现。”

资源管理仍待加强

磷虾的汛期从当年12月至次年的8月,高峰期是4月~7月。渔场的位置包括FAO统计图上的南极海域48区,以及向外稍作扩展的58和88区。

CCAMLR认为FAO对渔区的划分存在弊端,CCAMLR仍然坚持以最有利于生态环境的原则划分渔区以及对磷虾捕捞进行科学管理,因为这一地区渔业所占的市场份额和来自非政府组织的压力正在不断增加,所有的参与者仍然需要就确定最佳的捕捞区域达成一致,以保护以磷虾为食物的企鹅、海豹、鲸鱼和海鸟。

丹齐尔·米勒说:“在我们的监管范围内,我们认为,在南极海域的48区,磷虾捕捞量应限制在62万吨以内,这与我们所知的历史最高捕捞量不相上下。在西南大西洋海域,如果有捕捞船进入作业,CCAMLR认为,需要确保这样的捕捞活动处于国际组织的监管之下。

“如何为参与者预先分配捕捞区域,以便使捕捞量接近控制目标水平,这确实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但直到目前尚未找到较为完善的解决方案。

“如何进行配额分配则是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对此的争执与质疑一年比一年激烈,而且今后还会变得更加棘手。”

在最近召开的CCAMLR第28届年会上,与会者着手制定2010年度的磷虾捕捞配额,并且在2009年11月6日的末次会议上宣布。尽管2009年度的捕捞产量不尽人意,丹齐尔·米勒依然认为,南极磷虾捕捞产量在未来3年~5年内将达到25万吨。

“我们知道磷虾正在被用作人类的食品和水产养殖饲料,对于医药保健品产业未来的需求量还无法预测。最近10年来,市场上每出现一种新的磷虾保健产品,它马上就被说成对每个人都具有抗衰老作用。你可以想象出磷虾保健品市场的热闹程度简直就像无人管理的集市。南极资源管理委员会所担心的问题正在于此。

“磷虾产业的潜力十分巨大,尽管仍存在很多争议。另外,该产业的经济状况不稳定,也缺乏透明度,业内人士对自己的成本和盈利情况守口如瓶,不愿透露。我无意了解他们的财务状况,但是这种情况对我们预判产业的发展和采取预防措施造成了困难。”

竞相开发高端产品

二十世纪80年代~90年代,磷虾的终端产品是饲料等级的干燥虾粉,冷冻原料虾、食品级去壳虾肉和钓饵,用磷虾作为水产养殖饲料的辅助配料是磷虾产业的主要驱动力。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市场对医药等级的磷虾油和磷虾蛋白质提取物的需求快速增长,磷虾产业抓住了这一机遇,磷虾油和磷虾的蛋白质提取物中含有丰富的磷脂,因此吸引了营养保健品行业的高度关注。同时磷虾保健品市场的快速发展与其他海洋生物保健品形成了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

Aker Biomarine公司是挪威一家海产品捕捞和加工的企业,从事高端磷虾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已有多年。仅2009年,公司就销售了100吨左右的磷虾油保健品。

Aker Biomarine 公司为了获得磷虾油产品在欧盟地区的销售权,用竞标的方式取得了由海洋管理委员会颁发的创新水产食品生物安全证书,成为全球第三家获得欧盟颁发的此类证书的磷虾油产品生产企业。这一事件之前曾在业内引起许多争议。

挪威的奥科拉集团,2009年通过一家生产鳕鱼肝油的Axellus公司向法院提交了一份诉状,要求Aker Biomarine公司停止在市场上销售其superba商标的食用磷虾油产品,理由是Aker Biomarine公司夸大了其磷虾油产品的营养价值。2009年10月奥斯陆法院宣布不受理奥科拉集团的诉讼请求,Aker Biomarine公司随即宣布公司在磷虾油市场准入方面取得了“全面胜利”。

Aker Biomarine公司董事长之后对此事发表评论,他说:“鳕鱼肝油的生产商把我们生产的磷虾油视作威胁,对此我并不感到奇怪。与鳕鱼肝油相比,公司生产的‘superba’品牌的磷虾油含有更多天然不饱和脂肪酸,同时我们的产品具有100%的可追溯性。”

挪威的Aker Biomarine公司和加拿大的Neptune Technologies公司目前是两家全球主要的医药等级磷虾油生产企业。Aker Biomarine公司称,市场对磷虾油和磷虾粉的需求不断增加,其中美国市场的增长最为强劲。2009年第二季度,公司向美国出口了15吨superba品牌的磷虾保健品。

资金需求数额巨大

在需求不断增长的表面现象背后,与磷虾捕捞有关的诸多问题也非常引人关注。耗资巨大的磷虾捕捞加工船是整个产业中投资最大的环节。

Aker Biomarine公司拥有CCAMLR发给挪威的4张捕捞许可证中的2张。公司曾计划建造一艘价值1.7亿美元,技术先进的磷虾捕捞加工船。

2007年该公司公布了造船计划和这艘船的详细情况,但是随后又暂时搁置了这一计划,而是用了不到原计划一半的资金将一艘旧船“Atlantic Navigator号”改建为了磷虾捕捞加工船。然而,这艘装备先进的船改建完成后,一直停靠在码头上,没有去南极海域进行生产,公司派出了另一艘船“Sage Sea号”进行磷虾捕捞。

由于对资金的需求量巨大,加上市场、渔场和生产情况的变化,参与磷虾捕捞和生产加工的企业经常会根据情况临时调整原先的计划。

公司CEO霍华德·穆里事后解释说:“ 2009年‘Atlantic Navigator号’没有赴南极从事捕捞和生产作业,当时临时做出的这一决定现在看来是正确的,公司需要根据当时的市场情况调整生产计划,一旦我们发现了新的市场需求,我们可以立即让它出航投入生产。”

然而他坦陈,公司在2008年~2009年的汛期并没有完成捕捞5.5万吨磷虾的预定目标,但是作为公司主要产品的磷虾粉产销保持平衡,尽管水产饲料市场对磷虾产品需求在增长,但仍然需要开发更多的市场。

“2009年,我们公司的销售业绩也许还可以更好一些,但是这一产业在一定程度上是在靠天吃饭,很多事情无法掌控,同时,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市场。”

磷虾资源的周期性是2009年参与者遭受挫折的主要原因,另外还有恶劣的气候和当年南极南乔治亚海域磷虾密度创历史低位也是原因之一。

霍华德·穆里说:“平心而论,2009年对任何参与者来说都是极具挑战性的一年。在2009年1月~3月中我们公司的磷虾捕捞产量出人意料地大大低于上一年同期水平,但是在4月~7月间,情况开始好转,尤其是进入7月以后,产量明显高于上一年同期水平。但全年的总产量已无法超过上一年。”

Aker Biomarine公司被曝2009年第三季度亏损1150万美元,2008年同期亏损1610万美元,最近公司又宣布计划向其母公司Aker集团借款1500万美元。

“南极磷虾的资源量有其周期性,这也许是一种正常的生物学规律。”智利Tharos公司总经理迪米特里·斯卡拉波兹长期从事磷虾捕捞与加工技术的研究。他说:“我们拥有最近22年对南极磷虾资源进行科学考察的航海日志和文献资料,我们见证了这种周期性的存在。但至少在目前,人们对这种周期性变化的原因知之甚少。”

“在不同年份的相同季节,南极海域传统渔场的磷虾数量经常会出现大幅度变化,捕捞产量也因此出现大幅波动。我们可以从历年磷虾捕捞产量的波动中发现这种变化的周期,每个周期的循环时间大约是6年~8年,比如1988年、1994年、2001年~2002年,这些年份磷虾集群的密度都很低,2009年正好又是一个循环周期的低点。”

目前,有三家挪威公司的磷虾捕捞产量占全球南极磷虾产量的40%,他们是Aker Biomarine公司、Krill Sea prod?鄄ucts和Ervik Marine Services。这三家挪威公司是全球磷虾产业中技术上的佼佼者,业内所有同行的目光都在关注他们能否在2010年取得产销和收支平衡。

Aker Biomarine公司是一家生产磷虾产品的国际知名企业,公司除了生产用于饲料添加物的磷虾粉以外,还十分注重开发高端磷虾产品,如磷虾保健品和医用等级的磷虾产品。

Krill Sea products公司则将重点放在对磷虾中蛋白质的提取、制作磷虾肉丸、制造浓缩磷虾调味品和天然磷虾油,公司拥有的一艘133米长,由货船改装而成,设备先进的磷虾捕捞船,并计划在2010年捕捞5万吨~10万吨的磷虾作为生产原料。

产业成功尚需时日

无论是Krill Sea products公司还是其他公司,瞄准磷虾高端产品市场能否帮助他们在2010年改善盈利状况,不少市场分析人士对此持怀疑态度。

智利Tharos公司的迪米特里·斯卡拉波兹称,在过去20多年中曾经协助过日本、乌克兰、俄罗斯、挪威、韩国和美国的捕捞船进行磷虾捕捞和加工。他认为,对于参与磷虾产业的探索者而言,如果没有经过多年的持续探索,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

“我们曾经对三家初次涉及磷虾业务的公司进行技术指导,其中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在最初的1年~2年中熟练地开展业务。你需要做大量的调整工作,然后才能适应。Krill Sea products公司已经投入了1亿美元用于研发高端产品的生产技术和设备,但要真正生产出高端磷虾产品,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磷虾有其特殊的复杂性,你不能根据加工鲭鱼、沙丁鱼或者北大西洋鳕鱼的方法,然后直接拷贝过来用于南极磷虾的生产加工,以往类似这样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这三家挪威从事磷虾生产的公司中,有两家极有可能成为生产高端磷虾产品的领先者,但需要提起注意的是,即使他们现在拥有的技术同样也存在不足之处,迄今为止并未取得完全成功。”

更复杂的问题在于人类的消费。如果捕获的磷虾没有立即进行加工,它们就会产生有毒物质,如今一些公司已经掌握了较为先进的磷虾加工技术。但是目前,大多数磷虾产品都被用作水产养殖饲料中的添加物。

智利Tharos公司宣布,他们已经研发出一种不同寻常的方法用于提炼磷虾油,这种加工方法无须使用化学物品。据称,采用这种方法可以在捕捞兼加工渔船上直接提炼磷虾油,而不必像现在这样需要将原料运至岸上的加工厂进行加工,从而可以大大降低运输和储藏成本,并且有利于环境保护。

迪米特里·斯卡拉波兹说:“日本和韩国一直在研究整条虾的冷冻以及虾粉的加工方法,我认为他们会做得越来越好,虽然他们的生产和加工技术可能不是最先进的,但是他们能够找出一种更为经济的运作模式,而且不需要大量的投资。

“他们并不像挪威那样被人视为磷虾产业技术和工艺上的领先者,但是他们正在挣钱。”

在南极磷虾产业中要获得成功涉及许多方面的因素,参与者常常从捕捞磷虾开始着手,然而,能够在南极水域操纵渔船捕捞磷虾与能够从中获得经济效益,两者之间相距遥远。

Aker Biomarine公司的霍华德·穆里说:“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从事南极磷虾捕捞仅仅依靠资金和技术是远远不够的,首先需要制定一个长期发展规划,同时还需要长期稳定的资金作为保障。”

浙江省严控新建燃煤发电项目分度头

这一刻农民工刹时高大了平顶山

准确把握新农村建设的着力点涂惠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