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当中国人工智能遇上游戏当AI遇上游戏人类会取胜吗-【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21:30:52 阅读: 来源:香炉厂家

人工智能正成为重塑产业效率的利器,在安防、金融、医疗、法律、教育等信息化程度高的领域,那些机械性、重复性高的劳动正逐渐被AI部分替代。那么,在基本上完全数字化的游戏行业,人工智能是否能产生更大的影响呢?是不是会有这样一种情况:人工智能开发一款游戏,人类玩家会被虐惨吗?

案例

深极智能:打造一款由AI自动设计的游戏

2016年3月, Alpha Go战胜李世石的事件给了郭祥昊很大的震动,他开始思考能否利用人工智能自动设计一款游戏。此时,郭祥昊带着一支科学家小队,在一家游戏开发公司利用大数据做手机网游《狂暴之翼》的游戏前期改进。

利用人工智能自动设计一款游戏,这个看起来像天方夜谭的想法,一直在郭祥昊的脑子逗留。终于在2016年底,他离职创业了。郭祥昊1998年在北京邮电大学获得了自然语言处理(NLP)方向的博士学位,师从信息理论和神经网络专家钟义信教授。毕业之后,郭祥昊一直是游戏制作人。这些年来,他和他带领的团队先后开发了《方便面三国》、《大明浮生记》、《找你妹2014》、《狂暴之翼》等游戏。只是从此以后,郭祥昊有了另一个身份:北京深极智能科技公司的创始人。

郭祥昊创办深极智能科技公司,就是想把深度强化学习(Deep Reinforcement Learning, DRL)技术应用到游戏业中去,做一些更具有想象力的事。郭祥昊告诉记者,他的团队正在用深度强化学习打造游戏版的《西部世界》,未来甚至用机器自动生成游戏。值得一提的是, “深极”这个名字也是利用RNN(循环神经网络)学习了《道德经》五千多字内容后,自动生成的7个名字之一。

郭祥昊希望将强化学习带到自己的公司,并正在用深度强化学习打造游戏版的《西部世界》。具体来说,就是用深度强化学习模拟网络游戏玩家行为,训练出接近人类用户的虚拟玩家,这些玩家在行为方面接近人类用户,能在网游环境下通过图灵测试。

目前,一个游戏用户的获取成本非常高,而高度真实的虚拟玩家可以扮演人类玩家,提升服务器平均活跃程度,给玩家更为热闹的交互氛围,从而提升游戏包括次留在内的各种数据指标。目前,郭祥昊与其团队已经与成都一家游戏公司进行了合作。虽然遇到了工程实现方面的诸多困难,但整体合作上还算顺利。

此外,郭祥昊还希望用人工智能技术,尤其是DRL自动做游戏,取代目前游戏开发过程中的策划人员和测试人员。在郭祥昊看来,策划在游戏开发过程中非常重要,但策划的水平却非常随机,部分策划的工作单调重复性较大。游戏产品的脆弱来自策划水平的不稳定性。用更稳定、计算能力更强的AI取代策划,有其背后的逻辑。“如果真能实现,那么在游戏业,策划将成为受AI技术驱使而成本下降、效果提升的生产要素之一。” 郭祥昊说。

行业

AI也许30小时就能生成一款游戏

让人工智能来开发游戏,这可能吗?

Nexon高管李恩锡表示:“如今AI已经在逐渐进入游戏开发领域,未来部分开发者或因此而失业。”Nexon是韩国一家电脑游戏公司,其游戏代表作有《地下城与勇士》、《跑跑卡丁车》以及《CS》等。

李恩锡的话听起来颇有些危言耸听的意味,但不容否认的是,人工智能确实将在游戏开发领域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不论是游戏设计还是制作阶段,人工智能都会给开发者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

甚至,有行业人士表示:依靠人工智能的强大学习能力,结合神经网络技术,打造出自动生成大型游戏的游戏人工智能不无可能。未来,只要将文字或图片以及视频信息输入这套人工智能,其就能在30小时内生成一款游戏的Demo版,从而大大降低游戏开发的难度,同时现有的游戏开发模式也将彻底得到颠覆。

上一页12下一页 相关阅读:七旬捞尸工 灵魂摆渡人:他16岁打捞起第一具尸体 一干50多年2017-07-28 2017年第9号台风“纳沙”31日将登陆福建广东沿海2017-07-27 国产大飞机C919将开启多地试飞模式 计划投入6架2017-07-28

AI辅助快速生成素材

假如在训练过程中,人们一直训练AI辨识梵高的画作《星夜》,那么在AI学习之后给其提供一张现实中的照片,AI很快就可以将这张照片变成《星夜》风格的画作。如果将此类过程应用到游戏中,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大量生成美术人员所需的图片素材。要知道,布景和贴图向来是开发中最耗时的工作。

此前,英伟达曾展示了一项名叫2Shot的技术,让开发者更轻松地从真实世界中提取材质,应用到游戏中:只需分别打开和关闭闪光灯,用手机拍摄两张对象材质的照片,计算机将对它们进行自动处理,几分钟后即可生成素材文件。

2Shot极大降低了开发者优化材质的技术门槛,但它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更重要的是,2Shot已经证明了机器学习和神经网络在游戏开发方面的应用前景。通过机器和神经网络技术,对卷积神经网络进行大量的图片训练,该神经网路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将这种图片纹理应用到另一张图片上并渲染完毕,生成素材。

而除了快速生成美术素材,游戏中的声音处理也同样能够依法炮制。声音是极其占用游戏容量的存在,因此设计人员往往会尽可能用统一的语句来应用到不同场景中,来减少游戏容量。

随着人工智能的加入,完全可以实现将真人声音数据化,让AI反复学习其音频文件不同语气下的声波特性,最后在游戏中实现用计算机生成配音,开发者只需要将所说的话以文字形式储存在游戏中,再进行不同语境下的对文字进行数据标注即可。这样不仅节省游戏空间,还能够快速生成富有特色的角色原声。

Google 旗下的英国人工智能技术公司DeepMind在去年训练了一个名叫“WaveNet ”的人工智能,让计算机生成的语音和人类原声越来越难以区分。

AI辅助设计游戏情节

通过已经由人工设计好的基础性逻辑,经过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后,就能够由人工智能生成更多的行为,应用到游戏中后形成更丰富的逻辑行为,这就是人工智能在设计游戏AI中的逻辑。

利用人工智能在已经设定好基础规则的前提下观察更多可能性,从而影响到游戏开发的整体进程。游戏开发公司Nival曾经为2015年发售的RTS类型游戏《闪电战3》中,开发了一个名为Boris的神经网络决策AI。

在一则演示视频中,Boris可以在明显具有劣势时消极应战而非拼死顽抗,以起到保存火力的目的。更有趣的是,当双方对抗占点时,Boris 会选择性忽视那些挡路的残血敌军,优先抢点再等待机会击杀——这一特征显示出了Boris AI 对不同奖励级别的理解,能够优先追求与全局获胜关系更大的奖励。

自动驾驶模拟器DeepDrive的出现,让人们可以想象未来AI也许会获得生成任务、关卡、剧情的能力,以至于可以独立完成一个完整的游戏。在卡坦萨罗看来,游戏行业即将进入一个新的AI 时代:用AI 来辅助设计和开发游戏,而且质量并不逊于人工制作。

观察

游戏会是AI更好的落地入口

去年年底发布的《2016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披露,去年中国游戏行业实际销售收入达1655.7亿 用户达5.66亿人。而AI技术的引入,无疑会进一步扩大这个庞大而活跃的人群,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AI技术提高游戏趣味性,使用户粘性与使用时长提高,进而将帮助AI获取更多数据,从而提升AI的学习能力,反过来又会进一步提高游戏趣味性。不妨大胆设想一下,随着机器学习的飞速进展,也许玩家很快就能在游戏里见到活灵活现的虚拟人物了,他们或许会比人类玩家更厉害,正如人类在围棋领域所面对的Alpha GO。

必须强调的是,游戏的现金流跟变现能力将帮助AI更好的在游戏领域落地。与此同时,强大的现金流也更能凸显AI价值,还能反哺和吸引AI研发人员,盘活整个产业链。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AI技术的进一步落地和深入,AI也会应用在相对大众化的游戏里,为玩家、市场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

与此同时,在人工智能的浪潮之下,为玩家提供个性化服务,具有高游戏智商人工智能系统的游戏开发商与运营商或将在这一轮新的浪潮之下获得巨大的收获。(特约记者 钟清远)

本文出自2017-07-31出版的《电脑报》2017年第30期 A.新闻周刊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对于痛失亲人的家属来说,这是再朴素不过的想法了。前些天,湄洲湾南岸附近海域有一个65岁的泉港老人溺水而亡,是仙游县枫亭镇锦湖村72岁村民卢加顺将其打捞上来。这是卢加顺50多年来打捞起的第200具尸体。烈日炎炎,水里尸体腐烂,卢加顺是怎么克服心理障碍,把尸体打捞上来的呢?这天,我们来到锦湖村,找到这位在大多数人心目中感觉神秘的捞尸工,用心感受其助逝者入土为安的情怀和对生命的敬重。

一路问询,一路寻找,几经周折,我们终于在锦湖村一间破旧的老房子里找到了卢加顺。也许是他经常与尸体打交道,一些村民听说我们要找他,都有些吃惊。卢加顺见到我们也感到有些意外,他一直认为捞尸体的人应该是没有人愿意接触的。

当日下午4点许,卢加顺正在屋里整理专门用于打捞尸体的工具——钓钩。这是他特制的工具,但看起来并不起眼,只是由一排密密麻麻的小铁钩和一捆尼龙线组成。

每次出门干活,卢加顺的妻子都会帮忙整理工具,家人用行动给予支持

72岁的卢加顺的一只眼睛患白内障视力模糊,行动也大不如前。但为了让社会关注这个民间特殊职业,他特地放下手中的活,带着我们一起去海边,展示他的“独门本领”。

在途中,卢加顺告诉我们,他父亲也是一名捞尸工,受父亲影响,他水性极好,16岁就从枫江打捞起第一具尸体,从此与这个职业结下不解之缘,一直干到如今。

“打捞尸体,不害怕吗?”我们问道。

“怕,第一次真的害怕,晚上睡觉,眼睛一闭就是尸体,怎么也无法入眠。”卢加顺说,“后来,我捞起尸体便在尸体的臀部拍两下,告知尸体我是来救他的,也给自己个心理安慰。好几年后,才渐渐消除了心理恐惧。”

作为一名职业捞尸工,卢加顺自己发明捞尸“独门工具”

提到打捞往事,老人滔滔不绝。他说,不是自夸,他是个有名气的捞尸工,最远去长乐、漳州等地打捞,经常在莆仙各地打捞。打捞起的死者最小的7岁,最大的近70岁。他还曾多次帮助警方潜下水里寻找凶器,为公安部门破案出力。今年,他已先后在盖尾、泉港等地打捞起3具尸体。很多人请他去打捞尸体的时候,第一眼看到他就会心凉半截,觉得他瘦得很,风吹都能倒,怎么还能下水打捞起尸体。

有一次,他被公安部门请去打捞一具因溺水而亡的尸体。民警也是热心,扶着他去水库。可死者家属见到他,不相信他有这样的本领,硬是让他当面签下“生死状”——要是他下水打捞出什么意外,死者家属概不负责。他理解死者家属的心情,签完“生死状”,便一个鱼跃潜进水里。旁边的民警对死者家属说:“人家可是水中蛟龙啊,不用穿救生衣,不用做任何防护措施,可以潜水6米深,一次闭气3分钟没问题。你们就放宽心,一定可以找到的。”

“你如此瘦小,怎么把尸体从水中捞起来,不需要帮手吗?”我们对此也感到疑惑。

“打捞尸体,除了克服心理障碍,当然还有许多窍门。”卢加顺师从其父,很有一套经验,“在水中,只有抓着死者的大臂和头发,才可以更好地借助水的浮力,将尸体往水面拉;要是抓住尸体的腿,是没有办法顺利捞起的。一般找到死者后,我会夹着尸体,游到岸边。我的弟弟和儿子作为副手,会在岸上等候,并及时援手协助。”

来到海边,卢加顺没有做准备活动,便脱下鞋,一头扎进水里,像梁山好汉“浪里白条”张顺一样,很快就游出几十米开外。我们担心他年纪大了,赶紧喊他上岸。他在水中顺势来了一个漂亮转身,对岸上的我们说“没关系,不要紧的”,随后很快就游回岸边。

他告诉我们,要是遇到水域比较宽,或者水比较深的,就要使用他自己特制的钓钩工具。钓钩的网线一拉开,密密麻麻的铁钩就在水里替代了手的功能,一旦勾到遗体身上,很快就可以完成打捞。最深的一次,他捞过36米深的尸体;最多的一次,他2个小时捞起9具尸体。

站在岸边,背着打捞工具,瘦小的卢加顺用手擦拭着脸上的汗水。他说,打捞尸体最怕遇到大热天,尸体很容易腐烂。有时,游上岸松开抓住尸体的手,发现尸体腐烂的皮肤还粘在手上。因腐烂多日,尸臭味实在让人反胃。他就屏住呼吸,把自带的高粱酒倒在口罩上浸湿,然后迅速地用口罩捂住口鼻,而副手要同时点上三四根烟猛吸几口,然后向他吐烟,稀释难闻的尸臭味。我们听着卢加顺的讲述,心里感到阵阵发憷,一脸惊恐。

“这么艰难的工作,打捞一次尸体要多少钱?”

他说,死者为大,打捞尸体也是一件积德的事。一般他不会主动说钱,但警方请他去的,根据国家相关规定,都会有一笔经费。要是周遭有人落水,找他去救人,他从没有拒绝过;要是碰上经济条件差的困难家庭,打捞完成后给他双鸡蛋和一碗线面即可;要是遇到精神障碍患者溺亡的,他都义务打捞。

对于死亡,绝大多数人是十分忌讳的,浮尸、遗体等字眼,听起来都会让人毛骨悚然,更别提长期面对面地近距离与尸体打交道。而卢加顺却说,面对各种浸泡或腐烂的尸体,他已经习以为常。“别人可能不习惯,听到就直犯恶心,但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每具遗体都曾经是一条鲜活的生命,都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送他们最后一程,和家人‘团聚’,让他们有尊严地入土为安,没什么不好。”

卢加顺说,捞尸工在大部分人看来可能还不算一份职业,他之所以坚守,甚至让儿子也加入进来,就是怕这份技能失传。尸体在水里,终究不好,死者要入土,特别是溺亡在水库里的尸体更要及时打捞,使水质得到净化。

随着年纪增大,他已不像年轻时那样生龙活虎。总结这些年打捞尸体的经历,他发现有不少是中小学生落水溺亡。为此,他发挥余热,暑期指导村里的孩子学游泳,保护好自己,让生命更坚强。

一头白发的卢加顺在水中依然是“水中蛟龙”

捞尸工俨然是逝者及其家属的灵魂摆渡人。卢加顺数十年来所做的事情,体现着对逝者的尊敬和对生命的敬畏,也是善良人性和人间温情的展示,值得人们敬佩。

中新网7月27日电 中央气象台预计,今年第9号台风“纳沙”将于31日夜间以强热带风暴级强度登陆福建中南部到广东东部一带沿海。

据中央气象台网站消息,今年第9号台风“纳沙”今8时位于距离台湾省台东县东南方向约890公里的洋面上,中心附近最大风力9级(23米/秒,热带风暴级)。

中央气象台预计,预计,“纳沙”强度逐渐加强,最强可达台风级或强台风级,并将于30日以台风级强度登陆或擦过台湾南部,31日夜间以强热带风暴级强度登陆福建中南部到广东东部一带沿海。

中新网7月28日电 据国资委网站消息,7月26日从中国商飞公司获悉,继国产大型客机C919今年5月完成首飞后,计划投入6架飞机全面开展试飞取证试验工作。C919第二架飞行试验机正在开展机上功能检查试验,预计今年第四季度首次飞行。C919后续试飞将在国内外多地进行,第一架试飞成功的C919将转往陕西阎良。

目前C919大型客机国内外用户达到24家,订单总数达到600架,东航股份为C919全球首家用户。全部订单中,国际订单共34架,分别为GE航空资本服务公司(GECAS)20架,德国普仁航空7架,泰国都市航空7架。(王钰)

5月5日下午2时许,首架国产大飞机C919在上海浦东机场4号跑道成功起飞。王脊梁 摄

LED长条灯欧盟新版ERP能效认证灯具EU201920

皮肤综合管理仪清洁仪

优价回收苹果iphone4手机屏幕一手采购富士通

努比亚Z18手机LCD哪里回收

西门子plc模块

许昌发电机租赁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