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夺命的手机铃声-【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34:53 阅读: 来源:香炉厂家

苏婉出院的那天,外面下着瓢泼大雨。

丈夫徐辉来医院接她。他办完出院手续,在铁栅门外面签好字,那一面铁栅门才缓缓打开。苏婉三步并作两步,扑到丈夫怀里,回过头,看着那铁栅门在身后重重关上。

远远地,传来几个病友歇斯底里的叫喊声。

丈夫温柔地挽起她的手,带她离开了大门口。大门上“云港市精神病院住院部”的牌子在雨中幽幽地闪着光。

苏婉是因为严重的幻听症被送进这里来的。

结婚一年后,她总会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刚开始,她拿出手机,看到并没有短信或电话,只是苦笑一下或是皱皱眉头,但是次数多了,未免让她感到烦恼。在工作时,在上洗手间时,甚至在跟丈夫亲热时,那莫须有的手机铃声一下子就狂奏起来,清清楚楚,惟妙惟肖,如果不理会,它就会越来越吵,让苏婉心烦意乱。她只能放下手里的事,去查看手机。

很多次之后,徐辉忍不住责备她“紧张过度”。

苏婉很惶恐。

徐辉告诉她,遇到这种情况要克制。手机响就响嘛,能有多急的事儿?别去理它,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完再去看就行了。

苏婉很听丈夫的话,她果然试着去克制了。结果有一次她在作图时,手机铃声又轰轰烈烈地响了起来。苏婉努力地不去理会,直等到半个小时作完图之后才去看,却发现这次是真的有四五个未接电话——婆婆在他们家楼下,买了一大堆的菜,要她下去接。

她终于把大包小包的婆婆接到家里,婆婆数落了她半天,说:“我就是怕打扰阿辉上班,想着你在家没事才找你,你居然就不接电话!”

苏婉默然。

她是个自由漫画家,每天在家画画,并不是在家闲着,没有工作。事实上,她和徐辉住的这座房子还是她出钱买下来的。房子是复式的,占了这座公寓的四层和五层。按照她的设计,装饰得很有风情。下面一层是客厅、书房,上面一层是卧室。卧室外面,是一个种满花草的露台。她买房的时候,这一带的房价还算中等,谁知这几年通了地铁,这里的房价接连翻了四五倍,她现在的房子再出手卖掉的话,已经值四五百万了。

但婆婆却固执地认为,只要她在家,就是没工作,就是很清闲。婆婆话里话外流露出对苏婉的轻视,也常挑出些错儿来数落苏婉。苏婉怕徐辉为难,一直隐忍着。

从那之后,苏婉不敢再忽视手机铃声。出门,在家,她都把手机放在手边。即使是洗澡,也要把手机安置在能看到的地方。

后来,她在夜里就常常失眠,翻来覆去,总是摆脱不掉耳边响起的、一遍又一遍的手机铃声。她只好把手机拿在手里,预备着随时确认有没有电话和信息进来。

在跟徐辉结婚前,有过一段类似的情况。

那时,苏婉的妈妈激烈反对他俩的婚事。徐辉是个弹吉他、搞摇滚的小青年,妈妈对他一百个不放心。她警告苏婉:“傻闺女,你现在陪着那个穷小子吃苦受累,以后他发达了,也未必能跟你同甘共苦!到时候你不要跑回家里哭!”

苏婉对妈妈的警告不屑一顾。她爱徐辉高大英俊的外表,也爱他出众的才华。她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自己选择的爱人能够永远和她相依相伴。为了反抗妈妈的“软禁”,她把手机调成震动模式,随身携带,睡觉时都攥在手里,生怕错过来自徐辉的任何一条信息。

妈妈拗不过她,最后只得同意让他们结婚。

结婚后,他们的生活比恋爱时平淡了许多,但物质条件却是大大改善了。徐辉的乐队与一家唱片公司签约,待遇颇为优渥。他开始忙碌,渐渐地,很少回家了。

苏婉依然很信任他。她信任徐辉,就像信任自己挑选良人的眼光,信任自己多年的付出。即使在无意中看到女歌迷给徐辉发来的暧昧短信,她仍然对他,对他们的婚姻和爱情深信不疑。

但是她的幻听症越来越严重了。手机铃声不分白天黑夜,一阵阵此起彼伏地在她耳边响起。她躲不开逃不掉,整夜整夜地在黑暗中睁着眼睛。

最为可怕的是,她被失眠折磨得头痛难忍,竟至于开始出现幻觉。有时候丈夫跟公司请假,在家照顾她,她却常常惊恐地发现,丈夫的后背上,竟附着一张苍白的女人的脸!

那张女人的脸并不是一片死寂的,而是也像人类的脸一样,能做出忧伤、嬉笑、惊惧、愤怒的表情。丈夫看着她时,那张女人的脸也在盯着她看,有时似嘲弄,有时似同情。

苏婉不敢对别人说。因为她残存的一点理智告诉她,这都是她自己的幻觉。

钟点工姚姐每天下午三点来打扫卫生。在苏婉刚刚出现幻觉时,惊惧交加。等她冷静下来,为了验证自己眼中的是幻觉而不是真实,她就特意引着姚姐到丈夫面前说话。

“今天可真热啊!”姚姐对他们抱怨着,“路上有一辆小车坏掉了,堵着路,公车过不来,只得下来走到这边。”

“辛苦你了。你女儿现在该放暑假了吧?”徐辉笑着问她。他背后的那张苍白的女人脸双目微阖,面无表情,像是在休息。

“是呀,她们大一学生,暑假时间很长的。我女儿说了,假期要去孤儿院做义工。啧啧,怎么想的,家里老妈子这么辛苦也不说帮帮忙,倒跑去给人家做义工。”姚姐半喜半嗔地说着,丝毫没理会徐辉身上那张鬼魅的脸。他俩很自然地聊着天。

苏婉像是松了口气,看看近在咫尺的那张清清楚楚的女人的脸,心里又似有隐隐的失望。

真的是幻觉。但是……为什么这么逼真?

“……她能有什么出息?大学生也有可能找不到好工作嘛!我就希望她以后能跟太太似的,会挣钱,买得起这么大这么好的房子,找个好男人结婚,我就知足了。”

姚姐的话题忽然转移到她身上,苏婉一怔,看向他们。姚姐和徐辉都停住了话头,微笑地看着她。两张人脸,一张鬼脸,都冲她微微地笑着,点着头。

苏婉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了。

徐辉担心地过来扶住她,让她坐到露台的躺椅上,又给她端来一杯果汁,说:“喝点儿,定定神——你看你出的这一头汗。”

他心疼地凑过来,伸手帮苏婉擦汗。那张女鬼的脸绕过他的脖子,直伸到苏婉面前,冲她媚笑着,红红的长舌头摇摇摆摆地从她嘴里吐出来,似是要舔进那杯果汁……

苏婉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手机铃声一阵赛过一阵,催促似的,越来越大声,把苏婉吵醒了。

这时天已经黑了,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卧室的大床上。她迫切地爬起来,想要找到手机。但手机不在身边。

她坐起来,下了床,四下里找。

北京有羊癫疯医院吗

广州助孕机构

三代试管陆仁嘉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