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奇人怪谈之娃娃-【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0:08:22 阅读: 来源:香炉厂家

“先生,这个孩子可是很脆弱的,您要好好爱惜啊!”

“会的,我会做到的。”

“那麽先生请在这里签字,从今天开始这个孩子就是您的了,请您按照约定的爱护她、关怀她,不然发生什麽事情就不好了。是吧?”

“是的┅┅没问题┅┅”

我睁开酸涩的眼楮,看著打扰我睡眠的人。那个,我很熟悉。她是‘妈妈’,可是为什麽要把我给别人呢?她不再爱我了吗?另一个,穿著昂贵的西服,五十多岁的脸依然保持光洁,看上去就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他┅┅就是‘爸爸’吗?从今天开始,我也要有家了吗?太好了!

“水晶,这就是你的新爸爸哦!”‘妈妈’很温柔的抱起我,我欣喜的看著她,我知道她懂。她笑了,重新给我系了一根大红色的缎带,理理我的衣服,最後在我脸上亲一口。“水晶是我最骄傲的孩子,没有其他人可以替代。”

‘爸爸’把我接过去,仔细看著我。我从他的眼楮里面看到了忧伤,‘爸爸’是在通过我看什麽人吗?不要伤心,水晶会陪著你的!突然,‘爸爸’把我搂得很紧很紧,让我脆弱的身体有些痛。但是,没关系的。‘爸爸’是爱我的,水晶都不会痛,只要‘爸爸’常常这样抱水晶就好了!

“那┅┅这孩子┅┅我就带走了。”

‘爸爸’取下头上的帽子向‘妈妈’行个礼,‘妈妈’也微笑著点头,然後目送我们出门。‘爸爸’抱著我上了一个黑色的东西,他们管这个叫车子,里面好舒服哟!透过窗子,我看到‘妈妈’还站在那里,她还是很担心我吧?不要担心啊‘妈妈’,水晶会很乖的!

好累啊,我闭上眼楮在‘爸爸’怀里睡著了,好香好香┅┅┅┅

“吱呀”

嘈杂的声音把我惊醒,我睁开眼楮看著外面的世界,‘爸爸’不知道什麽时候下了车子,走进一幢大房子。这就是我以後的‘家’了吗?

‘爸爸’抱著我把大衣脱下来交给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我知道,这种人他们叫他管家。那个管家看著‘爸爸’,一副担心的样子。“老爷,小姐又不舒服了┅┅”

话还没说完,‘爸爸’就急急忙忙的捉住他的肩膀,用力摇著他。“珊瑚怎麽了?医生来过了没?”

“有的┅┅咳咳┅┅老爷,张医生来过了。他说小姐还是太寂寞,心情不好加上受了寒,不过没大碍。”管家抵住‘爸爸’掐在他脖子上面的手,脸色通红。“老爷你还是去看看小姐比较好。”

“我会的,对不起啊老王。”‘爸爸’把手放下,脸色恢复了,但是还是有些担心。然後,他抱著我给管家看。“我给珊瑚带回来一个玩伴,她一定会高兴的!”

“啊好漂亮啊,老爷为了小姐真舍得花钱啊!”管家的眼珠子盯在我脸上,我在心里轻哼一声,我讨厌他这麽直勾勾的瞪著人家看!

“那当然!珊瑚是我的宝贝!”‘爸爸’这麽说著,?液孟勰桨。∥页绨莸目粗?lsquo;爸爸’,他也会一样疼我吧?象疼‘姐姐’一样疼我,宠我吗?不过┅┅我看了看房子,这里飘荡著很多的小鬼,它们看见我以後飞到各处去躲藏起来,偷偷从藏身之处探头看我。它们怕我,我知道!

顺著盘旋的楼梯来到一间屋子门口,‘爸爸’推开门走了进去。“珊瑚,看爸爸给你带来了什麽?”

我看著这房间,好美哦!墙上贴著浅蓝色郁金香的壁纸,天花板上悬挂著真正水晶制造的大型悬挂宫灯,地上铺著金丝银线织就的波斯地毯,到处是插著鲜花的花瓶和盆栽,光闪闪的家具看得出都是古董。正对面有一个大阳台,阳台的落地窗开著,白色的蕾丝在同样海水蓝的蓝色窗帘边上飞舞,重重叠叠的蕾丝花边无处不在。连床上的枕套、被单都是,而那上面靠著枕头的黑发少女就好像一名公主,优雅而美丽。

可是┅┅我皱起眉,不满意的看著飞舞在这房间里面的‘东西’,它们不应该缠著‘姐姐’!这些阴冷的低级灵,是它们让‘姐姐’生病的!

“珊瑚,好点儿没有?”‘爸爸’抱著我来到‘姐姐’床前,坐下。

“好多了┅┅”‘姐姐’笑笑,看见了我,她的眼楮突然睁大了,脸上满满的都是喜悦。“爸爸,这是┅┅给我的吗?!”

“是啊,这孩子很漂亮吧?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你妹妹哦!珊瑚,给她起个名字吧!”‘爸爸’宠溺的摸摸‘姐姐’的头发,然後把我放入她的怀中。

我从宽阔坚实的胸膛转移到一个温暖的地方,带著淡淡的药香、淡淡的花香的,‘姐姐’的怀抱中。好温暖哦!我有点贪婪地拼命吸著从‘姐姐’身上传来的味道,然後再一次在心里告诉我自己,我一定要保护‘姐姐’!看见缠绕、没入到‘姐姐’身体里的低级灵,我暗自冷哼一声,它们就全部被弹飞出去,不敢再靠近。

“咦?爸爸,我舒服好多哦!”‘姐姐’抚著胸口惊喜的捉住‘爸爸’的衣袖。

“是吗?”‘爸爸’也是一脸惊喜。

看见他们开心,我就好开心!喜欢吗,‘姐姐’?水晶会保护你的,你以後不会再生病了,你会开心吗?你会疼我吗?‘姐姐’?

“一定是她带来好运的,爸爸!”‘姐姐’高兴的在我脸上亲来亲去,让我好舒服,‘姐姐’果然很疼我。“嗯┅┅爸爸,就叫她幸福,好不好?”

“你说什麽都好!”‘爸爸’在我们俩脸上各亲了一记。哇!好棒!‘爸爸’亲我了耶!我一定会的,让‘爸爸’和‘姐姐’幸福!首先┅┅我看著飞在空中不安分的低级灵,哼,我要先除掉它们!

午夜的铜锤敲过十二下,古老的大钟在空旷的客厅摇摆著它的叹息,寂静地深夜空无一人,所有的人都沉沉入睡。唯一在活动的就是那人类肉眼凡胎看不见的访客,它们无处不在的乱舞著,撒下一片又一片阴冷的毒网,把人类困住不许挣脱然後┅┅加入到它们的行列中去。

二楼有一个甜美的灵魂,那是它们窥视的对象,可是现在它们只能看著沉睡中桃红色的面颊咽口水,因洛uo身边的‘那个东西’睁著眼楮看著它们,而‘那个东西’也正是它们的禁忌。

我躺在‘姐姐’的臂弯中,睁著大眼楮冷冷的看著越来越多的低级灵,淡白色的烟雾几乎塞满整间屋子,气温也越来越低。我瞄一眼温度计,红色的水柱已经降到快十度的位置。

轻轻的推开缀满蕾丝的被子,我坐起来环视周围被惊吓的灵,它们还真是敢再来啊!难道它们不知道我是谁吗?!蠢灵!

不用再看也知道,在暗夜里出动的舔食者怎麽会放过眼前的美食,而且就差一步┅┅就差一步,就被我破坏了!而且这间房子的格局也不好,在这个都市的外围,属于鬼门的位置。只要灵它们可以趁著‘姐姐’日渐虚弱的时机吃掉她的灵,那麽整个城市的地灵就会被破坏,就好像一个圆。一处破,处处破!整个城?械娜司突岢陕鍀 酊沪鼓哄a那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也是‘妈妈’交代过绝对不可以发生的事情!

轻轻一笑,我开始保护‘姐姐’的工作,而且毫无顾忌。因为,我并不知道门外有人在偷看┅┅┅┅

妖、妖怪!老管家披著毛衣捂著嘴,从钥匙孔朝著小姐的房间看去。里面黑漆漆的,可是那个┅┅老爷带回来的那个水晶洋娃娃浮在半空中,她蓝色水晶雕刻的眼楮在黑夜里散发出幽幽的光,雪白的牙齿露在外面,大张的小口似乎在吸食什麽,金色的头发也像美杜沙的蛇发一样飞舞著,几乎缠上小姐!不!他要告诉老爷去!!他要保护小姐!!!

“真的会有这种事吗?你眼花了吧?”两个人来到珊瑚的房间外,对著锁孔看进去┅┅

牛皮癣晒太阳好不好

在上海黄浦区去哪家医院治疗灰指甲

汕尾哪里治白癜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