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夺命的人体器官捐赠协议-【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19:23 阅读: 来源:香炉厂家

1

黄晓斌是一家广告公司的经理,公司很小,包括他女朋友杨莉莉在内,才五个人。

业务不多,办公室里的几个人,经常在上班时间云遮雾罩地八卦,甚至是轮流做东去k歌或者酒吧。这些事情,黄晓斌一般不管,随他们去折腾,他的要求是只要他用人的时候能随叫随到就可以。这些人跟他好几年了,用着放心,这年头,想留下靠得住的人不容易。

为了笼络他们几个,他今年刚给他们加了薪,资格最老、业务最熟练的彭生才,工资加奖金、福利,年收入达数十万;工资最低的张扬,也十多万呢。杨莉莉除外,她新来不久,还不算是他们的正式员工,目前只负责后勤,不参与业务,一个月的工资才几千块而已。

而他自己,则很少参与他们的八卦和娱乐活动。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侦破、推理、悬疑和恐怖之类的小说。经常整天整天地趴在网上看,连午饭都是杨莉莉给他买来。

作为一名经理,他的敬业精神实在让人佩服,这也是那些员工最服气他的地方——他看那些小说,主要是为了借鉴小说中精彩的作案方式和杀人手段。

他们这个广告公司,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上从事的是人体器官贩卖的非法活动。他们经常用各种渠道发布招工广告,来应聘者,都会在体检的过程中,留下其血液样本以及身高、体重、血型等基本资料,这些资料被输入数据库,当作公司的潜在供体群。一旦在供体群中找到了某个患者的最佳配型,他们就会做一个针对性的策划,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供体”的器官取走,卖给患者。只要给钱多,就没有他们找不到的器官。

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也杀人,比如,患者需要的是心脏时。

2

那天,黄晓斌打开邮箱,看到了一封电子邮件,上面写道:

尊敬的黄晓斌先生:您好!

这里是“惊悚在线文学网站”举办的“天衣无缝”杯文学大赛。

比赛采用条件限制的形式。

每一期比赛,我们都将会提供出主人公的生活和社会背景、以及性别、年龄、身高、体重、财产、特长、嗜好、习惯等资料,请参赛选手发挥你的智慧和想象,设计一个精彩的方案,不漏痕迹地杀死主人公。要求尽量做到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经过周赛、月赛和年赛的筛选,年终前三甲,将分享百万大奖,获奖名单年终将在网站及知名杂志上公布。为了增加比赛的神秘感,网站目前暂不作宣传,只在会员中选拔参赛选手。作为元老级会员,您已经自动获得参赛资格。

第一周比赛命题如下:

某女,现年三十四岁,千万富翁,某公司董事长,离异后又找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单身男子,新婚不久,爱人现在外地。该女子无不良嗜好,每天准时回家,洗浴、睡觉……所住小区物业管理也极安全……

“哈,还有这样的事情?”这个网站他倒是经常去的,可从来没听说要搞这样荒唐的比赛啊。他本欲一笑置之,可转念一想,以往自己设计的方案,目标都是一般人,这次是个大富婆呢,挑战一下也未尝不可。再者,借此机会给办公室里的手下提高一下业务能力也好。于是,顺手把邮件打印了几份。

只要老板安排的事情,他的员工从来不问为什么,绝对服从,并且保质保量地完成。下午,考卷准时交上来了。彭生才到底是老手,经验丰富,答案最为合理,但是,还有不少漏洞。最后,他们一起协商了一份答案,递交给了比赛评审组。

这件事情,他是当一个玩笑看待的,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几天后,黄晓斌一走进办公室,就习惯性地先打开电视,每天这个时段都市频道的新闻他是必看的,正在播放的是一则本市昨天发生的恶性案件:案发现场是在一个高档小区的别墅内,房间被炸得支离破碎,女主人基本被烧成了黑炭,辨不清面目。法医已经对尸体做了全面鉴定,没有发现表面伤口或者重击的暗伤,初步判断,应该是操作失误造成煤气爆炸所致的意外事故,并非他杀。因为从小区的监控录像里,看到是女主人是刚刚开车回来,进家不到一分钟就发生了爆炸。凶手要想在一分钟之内杀死女主人并且逃离现场的可能性不大。

让黄晓斌吃惊的是,女主人今年三十四岁,是本市数家大型超市的董事长,资产过千万……

这不是和前几天自己交的那个考题的资料完全一样吗?而且,当时,他们提交的答案是:她的年轻丈夫,虽然远在千里之外,但是,在出门之前,他就在家里的煤气管道上安装了一个电子阀,他随时用自己的3d手机和家里的电脑保持连接,看到女主人进门,他遥控操作电子阀迅速漏气、点火、爆炸,电子阀已完全销毁,一点痕迹都找不到的。

不会是这么巧合吧?

3

巧合不巧合无关紧要。让黄晓斌开心的是,他们设计的这个方案,已经得到了验证,事实证明十分完美,不仅顺利达到了目的,而且,连公安机关也没找出漏洞。这说明他们这个团队战斗力是很不错的。

为此,他要特意表彰提供原始方案的彭生才。

奇怪的是,整整一天彭生才这小子都没来,手机也没开,住所也不见人影。这让黄晓斌感到有些担忧,一定是出什么事情了。这些年来,彭生才从来没有迟到过一次,别说旷工了。

他把张扬和杨莉莉都派了出去,寻找彭生才的下落。

果然,不久,张扬带回来一个坏消息:彭生才在一个小姐的出租屋内被杀。

当晚,又一个让他吃惊的消息传来了,新闻里说富婆被杀案竟然告破——警方修复了未被完全烧毁的电脑主板,上面有安装电子阀遥控程序的记录。而安装这个程序的时候,女富婆正在开会。唯一有时间和动机的,只能是她老公……

他失败了!不得不承认。好在不是自己的事情,要不,这一次足以要了他们几个的命。

大赛的网站给他发来了第一周的比赛结果,尽管实际上已经失败了,可他的综合排名还是比较靠前的,因此,准许他参加第二周起死回生的加赛。

这次的比赛题目是:某男子在外面包养了一个情妇。他杀死自己老婆,想名正言顺地和这个情妇结婚的时候,却发现情妇正在和另外一个男人鬼混,并且怀上了野男人的孩子……

这种事情太多了,能找到n种方法除掉情妇而不留痕迹。但是,黄晓斌想,既然他能,别人也能。在这样看似简单的问题上,必须表现出来与众不同,才能脱颖而出。

这次,提供原始答案的是张扬。最后,他们协商后交出了一个自认为绝对完美而出人意料的答案:用鲜花作案。

他们发现,这个情妇喜欢用某种品牌的香水,而这种香水会挥发出一种有毒气体,单独使用的时候,还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但是,一旦遇到另外一种毒气,便会发生化学反应从而使毒性增加数千倍,连续使用,足以致命。而学化学的张扬知道,某种鲜花的花粉里,就有这种能发生反应的毒素……

几天后,又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都市频道播出了一年轻女子死亡的新闻,还警示喜欢使用香水的女性,不要接近某种花,以免其花粉和香水挥发的气体发生反应,酿成大祸。

警方虽然知道了情妇死亡的原因,但是没有证据证明这是一场谋杀。这一场,他们胜了。或者说,他们的漏洞暂时没被发现。

令人感到恐怖的是,提供原始方案的张扬,自从新闻播出后的当天,就失踪了。杨莉莉出去找了一天,在一个车祸现场,找到了一只张扬满是血迹的皮鞋。据警方说,现场惨不忍睹,遇难者已经被轧成肉酱,根本分不清具体是谁。

这绝对不是巧合了!

黄晓斌知道张扬死亡的消息之后,很坚定地做出了这个判断,一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4

他给那家网站打电话,人家根本就没搞什么比赛。

可是,属于他的比赛,还在继续,而且,因为上一场的胜利,他进入了月赛。

月赛的题目是:某公司经理,男,现年32岁,未婚,喜欢看推理、悬疑、恐怖小说……

看到提供的资料,黄晓斌不禁脊梁骨冒凉气,资料里显示的一切,明明就是自己啊!连爱好、习惯、隐私都写得清清楚楚。他联系到两个手下的意外死亡,完全明白了,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谋杀,正在一步一步稳步推进,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

他能够商量的,只有杨莉莉了。

他把杨莉莉喊去看那封邮件。杨莉莉看过之后,直接回复到:你去死吧。然后,拉着他的手安慰他,并建议一起出去玩,散散心。

他现在哪有心情玩啊,还不知道明天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厄运呢。当天晚上,喝了一些酒就睡了。莉莉也没敢说什么,怕打扰他,一个人出去了。

刚睡没多久,忽然电话响了。

他接到电话,酒立刻就醒了。“是黄晓斌先生吗?我是医院急诊,你女朋友杨莉莉被歹徒扎伤,正在抢救,请你速来!”

在病房内,看到满身缠满纱布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的女友,他有些精神恍惚。看样子一定是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暴露,现在有人寻仇来了。不行,必须想办法逃命,不能坐以待毙!

黄晓斌正在胡思乱想呢,莉莉突然坐了起来,一把抱住他说:“亲爱的,生日快乐!”

此时,房间内所有的灯全部打开了。彭生才、张扬和捧着蛋糕的医生杜边,一起唱着生日快乐歌,缓缓走了进来……医生杜边也是他们公司的一员,那些偷盗的器官,都是他负责摘除的。

杨莉莉是个电脑高手,那些电视画面是电视台以前播出的,是她用电脑技术,结合他们每一次的答案,自己制作而成。这些天,她看公司的生意不好,几乎连一个客户都没有,怕黄晓斌不开心,就专门为他准备的这个别开生面的生日礼物。

黄晓斌知道真相之后,虽然有些气愤,可想了想,也好在这些事情只是玩笑而已,如果是真的,自己连发火都找不到人呢。因此,应该高兴才对。再者,自己当初把作护士的杨莉莉从杜边他们医院挖到自己身边,就是因为喜欢她的古怪精灵,她也是一番好心,又何必怪她呢。于是,带着他们几个去了全市最好的酒店。

5

他没有想到,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他很快又收到了一封邮件,催促他尽快交出月赛的答案。这让他再次警觉起来——那些画面是杨莉莉制作的,这考题可不是。

他当然不会愚蠢到帮人家策划去谋杀自己。便随手删掉了。

第二天,他又收到了邮件,邮件上给出的参考答案大意是:那个经理办公室的饮水机,被人做了手脚,几天后,人们发现,喜欢一个人猫夜上网的该经理,坐在电脑前,已经停止了呼吸……

黄晓斌吓了一跳,想起早上那个送水工,确实是换了人。于是,忙倒了一杯水,下楼去给一条流浪狗喝。那条狗不一会儿就七窍流血,倒地暴毙!这可不是玩笑,是他亲眼所见。看来,对方来真的了!

他在楼下发呆了一阵子,刚要进办公楼,突然,不知从哪里掉下来一个花盆,在自己面前摔得粉碎。要是自己走快一步,正好落在头上。他到了办公室,惊魂未定地打开邮箱,邮件又来了,上面写道:如果再不交出答卷,下次,你不会这么幸运了。又,听说过这句话吗:“车到山前必有路,就怕到时刹不住。”

黄晓斌看过之后,想了想,大惊,飞快跑下楼去——早上来的时候还好好的车,刹车已经完全失灵了!

看来,对手就在自己身边,对自己的行动了如指掌。可到底是谁呢?办公室的人都老老实实待着呢,不可能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这个对手简直像鬼魅一样!

就这一会儿功夫,邮件又来了:你香烟里,有一支里面我放了一根**,别看小,足以把你的脑袋炸得稀烂。

黄晓斌掏出香烟,一根根剥开,果然,其中一支里面,有一根火柴粗细的**!

黄晓斌头都大了,他不知道对手还会玩什么花样来折磨自己。看样子,他想要自己的性命,如同探囊取物,现在只是戏耍自己而已。

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他索性不管那么多,直接回复邮件问道:你是谁?到底要做什么?想要钱的话,说个数,咱们好商量。

对方很快回道:我不要钱,我要的是命。不是你的命,是我自己的命。我是个曾经被你们杀死的女人,到了阴曹地府,阎王爷一看花名册,我还不该死,就又让我回来了。可是,回来却发现我尸体的器官全部没有了,我的魂魄无所依靠,便无法还阳。那些被你取走的器官,我现在基本都要回来了,唯独缺少一个肾,估计那人要不就是死了,要不就是外国人,反正我找不到。我已经做了配型,你的肾最适合,所以,我不要你的命,只求你给我一个肾,咱们从此两不相欠,既往不咎。

看到这里,黄晓斌心里有底了,这明明是个玩笑,不定又是谁在捉弄自己呢。有谁见过死人发电子邮件的?有谁见过魂魄做配型的?

于是,便回道:好吧,你在哪里?我答应给你,你来吧。

邮件发出之后,他看看日历,忍不住笑了,今天是愚人节。

对方很快又回复了:既然同意,你抽屉里面有一份人体器官捐赠协议,请你签字吧。

黄晓斌在最下面的抽屉里,果然找到了一份协议,做得还真像,连公章都几乎能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了。看来啊,这人也真是下功夫了,倒也是个人才。

于是,他很快在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在邮件里回复:协议已经签好,但是,我有个条件,你必须亲自来拿协议,让我看看你是谁,否则,我现在就把协议烧掉。

过了一会儿,对方说道:好吧,我晚上去。

这个游戏虽然刺激,但是有些折磨人。现在终于摆脱了,黄晓斌的心情一下轻松起来,亲自下楼买了一条没有拆封的香烟,又趴在网上津津有味地看起小说来……

夜里十点多,他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抬头一看,不由得哈哈一笑,说道:原来是你啊!

来人并不说话,用一个蘸了药水的毛巾,捂住了黄晓斌的嘴巴和鼻子,他顿时昏迷了过去。

6

当天夜里,杜边亲自操刀,摘除了黄晓斌的一个肾脏。并且,手术“意外”失败,造成他当场死亡。

杨莉莉的真实身份,是杜边的情妇。早在医院的时候,他们就勾搭上了。为了除掉黄晓斌,杜边特意让她去到他那里的,还专门为她付了一套三居室的首付作为酬劳。杨莉莉在黄晓斌的办公室里隐蔽处偷偷安装了一个摄像头,他的一举一动,杜边在另一台电脑前看得真真切切。再根据他的那些答案,帮她参谋设计了一个个看似游戏的假画面,麻痹黄晓斌,让他稀里糊涂地签了那份协议。

其实,杜边早想结束这一切,最近风声越来越紧,他知道,他们的勾当,早晚有一天会要了他们几个的命。只要黄晓斌不除,他便永无宁日。

可是,杜边不知道,杨莉莉已经和黄晓斌悄悄领了结婚证,黄晓斌死后,他的所有财产,现在已经是她的了。杜边和他手中的手术刀,只是她的工具而已。她很明白,杜边不会离婚,更不甘心就这样做一个情妇。而且,她很清楚,杀死黄晓斌之后,杜边一定会除掉自己灭口。因此,她偷偷烧掉了协议,并把杜边迷倒黄晓斌的录像,交给了警方……

天津西站医院看荨麻疹怎么样

免疫细胞回输价格

温州那里的皮肤病医院好如何进行灰指甲的鉴别诊断